捍禦小說 >  葬禮大雨 >   葬禮大雨第2章

可是當我好不容易回到家,看到家裡多出個受儘寵愛的養女妹妹。

我卻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我剛回家一個月的時候。

辛藤被髮現在浴室割腕。

被送到醫院後,她哭著對我的爸爸媽媽說。

姐姐容不下她。

那是爸爸扇我的第一個耳光。

我第一次想到了死。

聽哥哥說。

當年爸媽收養辛藤就是覺得有緣。

因為她和原來的我很像。

乖巧,靦腆,笑起來都有個小酒窩。

就連生日都是同一天。

辛藤和八歲之前的我很像。

可是我呢。

我在大山裡活了八年,早就被大山改變了。

我時常會想。

爸爸媽媽更喜歡辛藤。

是不是因為她比我更像爸爸媽媽愛著的那個辛玉。

03

騎車回家時。

經過郊區的一個下坡。

我突然想到。

把手張開,會不會變成自由的鳥。

我這樣做了。

自行車不受控製。

我摔了下去,躺倒在路邊。

很痛,很累。

我不想起來了,就這樣躺在路邊。

一直等到天色昏沉,等到天上下起小雨。

我不得不起身回家。

“小玉,怎麼這個樣子?”

溫暖的大手落在我的額頭上。

我驚訝地望向辛舟。

“哥哥怎麼在家?”

辛舟不說話,沉默地拉我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