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廢墟,來到四塊墓碑前。

四周滿是雜草,但唯獨墓碑四周,極其的乾淨。

上麵的字,也是清晰無比。

“父親,陳俊生之墓!”

“母親,楊淑芬之墓!”

“妹妹,陳芊芊之墓!”

“未婚夫,陳蒼穹——之墓!”

陳蒼穹的心臟就好像被一隻大手給牢牢攥住了一般。

看到落款處的名字,“未婚妻,王雨婷——立!”

瞬間,陳蒼穹眼眶有淚水翻湧。

腦海裡,不由自主的回憶起,當年在遊樂場的摩天輪上,王雨婷依偎在自己的懷裡,甜蜜的跟自己說,“蒼穹哥哥,等長大之後,我一定要嫁給你!”

“你娶我好不好?”

女孩笑靨如花,燦爛若春風拂麵。

隻是,那一夜之後,連王家都跟著受打壓。

“現在,也不知道王家怎麼樣了!是不是因為陳家的事情,跟著受牽連,遭受到了打擊!”

“婷婷呢?是不是也改嫁了?五年的時間,足以改變很多東西......”

陳蒼穹暗自歎息一聲,終究還是自己害了王雨婷。

收斂思緒,陳蒼穹雙膝跪地,看著眼前的墓碑道,“爸,媽!妹妹!我回來了!”

“蒼穹回來了,兒子不孝,一走便是五年!當年的仇,我已經調查到了一些眉目,我知道,當年是白家,害我們家破人亡的!”

“不過你們放心,兒子現在回來了,我有能力報仇了!爸!媽,妹妹!你們可以在黃泉之下安息了!”

“從此刻開始,整個寧城,都會因為我而震動!”

陳蒼穹從懷裡掏出一瓶剛纔順路買的白酒,三杯灑在墓碑上,一杯自己一飲而儘。

隨後,陳蒼穹朝著墓碑,連磕三個響頭。

哢擦!

就在這時,陳蒼穹身後傳來一道瓷器墜地的聲音。

帶來的貢品,灑落第一,酒水砸裂。

那少女聲音顫抖,沙啞如古箏斷絃般刺耳,“陳蒼穹!!蒼穹哥哥!你是蒼穹哥哥嗎?你冇死?你回來了!?”

陳蒼穹猛地站起身,倏然轉頭......

哪怕多年冇見,哪怕聲音已經變了模樣。

但陳蒼穹能瞬間聽出這是誰的聲音,除了王雨婷之外,還有誰!?

當陳蒼穹看到一個身穿麻布衣,麵容已經全部毀壞的女孩時,本就打轉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

“婷婷!”

陳蒼穹震驚了。

他一個箭步,來到王雨婷麵前,把王雨婷攬進懷裡。

那熟悉的溫度!

那熟悉的體香!

還有......

那熟悉的一切!

隻是,在此刻,卻那麼的陌生。

陳蒼穹抓著王雨婷的雙肩,看著她那滿是刀痕的臉,一股滔天怒火,奔湧而出,“婷婷,你的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蒼穹怒了!

寒冷如冰的殺意從身體裡爆發而出。

瞬間,天地變色,狂風大作。

“不......我不能說!”

王雨婷捂著臉,嚎啕大哭起來,看到陳蒼穹的刹那,這些年來的委屈,就跟海浪一樣,瞬間決堤而出。

“是誰威脅你!?”

“冇......冇有!”王雨婷連忙搖頭,哭喊道,“蒼穹哥哥,你還活著,你能活著回來,我很開心!但是......你彆問了,你彆問了!這對你冇有任何的好處!我已經見到你了,我很開心!我不能連累你......你快走!”

“你快走!”

王雨婷說著,推搡著陳蒼穹。

眼裡滿是絕望和痛苦。

“王雨婷,你他媽的好了冇!?”

“敢讓白小姐等太久,我要你命!”

外麵,傳來一個粗狂的聲音,帶著冷冷的威脅。

聽到這話,陳蒼穹周身一冷,殺意盎然。

敢罵王雨婷,找死!

“喲......這是誰啊!?”

“怎麼那麼眼熟呢?”

“你是陳蒼穹?你竟然冇死?”

顯然,這個司機,認出了陳蒼穹。

眼神瞬間一冷!

“不......不是!”

王雨婷慌了神,連忙擋在陳蒼穹的麵前,嘶吼道,“你認錯人了!他隻是長得像陳蒼穹而已,他不是陳蒼穹!陳蒼穹已經死了!”

“婷婷......”

他明白了,王雨婷一定有自己的難言之隱!

而且......

白小姐!?

姓白的!

陳蒼穹想到了那個叫白青兒的蛇蠍心腸的女人。

“你彆亂叫我名字!我根本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在這裡!你趕緊走啊!”

王雨婷說著,推搡著陳蒼穹。

淚水決堤。

眼裡滿是焦急和慌亂。

“蒼穹哥哥,求求你,聽我的話,好不好?你好不容易回來,我不想讓你出事啊!求求你,快走吧!”

陳雨婷低聲喊道,聲音很焦急。

“王雨婷,你他媽還跟我玩呢?”

這司機怒喝一聲,罵道,“我說你他媽的非要來一趟陳家的廢墟,原來跟姦夫在這裡私會呢!”

“趕緊跟我走!”

說著,司機就要拉王雨婷。

“滾開!”

敢當著自己的麵動手!?

陳蒼穹爆喝一聲,冇等司機的手落下,一巴掌抽在司機的臉上。

啪!

這司機當場彈射出去十餘米遠,砸在車上,擋風玻璃炸裂,連帶著引擎蓋都變形了。

口鼻溢血,顫抖了兩下就冇了。

“找死,敢打白家的保鏢!”

其他保鏢反應過來,立刻撲了過來。

“蒼穹哥哥!你......你乾什麼啊!這是白家的保鏢,你打了白家的保鏢,白青兒是不會放過你的!現在白家已經是寧城的首富了,你快走吧!求求你了!這裡我幫你拖著!”

陳蒼穹一把將王雨婷攬進懷裡,沉聲道,“婷婷,我既然回來了,我就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白家又如何?如今我回來,便是要報仇的!”

“當年,謝謝你給我們一家立碑,謝謝你這些年一直給我們掃墓!”

“現在,由我來保護你!”

陳蒼穹的眼神是那麼的堅定!

王雨婷很感動,可仍然很焦急,哭喊道,“蒼穹哥哥,我知道你愛我!但我冇辦法再跟你再續前緣了!你滾啊!”

說著,王雨婷推開陳蒼穹,看向那幾個衝向自己的保鏢。

“你們彆想傷害蒼穹哥哥,衝我來!”

哪怕冇有見到陳蒼穹,王雨婷也打算祭拜完他們之後,就撞柱而死!

明天,白青兒要將她下嫁給寧城的乞丐。

一生桀驁清高的王雨婷,哪裡能接受這種羞辱和折磨。

可現在,王雨婷已經見到了陳蒼穹,哪怕是做夢,也已經了無遺憾了。

所以......

她願意再為陳蒼穹拚命一次。

“婷婷,立碑便是你護我周全一次!如今,我豈能讓你再站在我麵前!”

“白家是吧!?”

“跪下!”

陳蒼穹一步踏出,聲若驚雷。

轟隆!

一聲咆哮。

六個保鏢,當場跪倒在地。

口鼻溢血,瞬間——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