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生的太快太突然了。

就連實力大漲的林暮都冇有預料到。

下意識皺了皺眉。

但直播間的網友,卻是做不到這般淡定了。

【臥槽!什麼情況?】

【剛剛發生了什麼?那個馬桶的蓋子,是不是自己掀開了,你們告訴我?】

【好像是、、、】

【是不是阿飄已經來了?】

【我聽我爺爺說,廁所這種汙穢地方,陰氣很重,最容易聚集臟東西了!】

【狗主播已經點燃了生犀,我們什麼都冇有看到啊?】

【應該是巧合吧!】

【……】

無數網友喉嚨蠕動,感到事情不太對勁啊!

林暮死死盯著自己掀開蓋子的馬桶,突然感受到,一股極為陰寒的力量彙聚其中。

下一刻!

那因為消毒劑從而從呈現淡藍色的水刹那間變得血紅。

而且還宛若沸水般,開始翻騰起來。

“咕咚、咕咚、、、”

詭異瘮人的水聲響起。

在空曠寂靜的廁所,蕩著迴音。

場麵詭異邪異到了極點。

【臥槽臥槽!!!馬桶裡麵的水竟然變顏色了?這是血水嗎?】

【世界上真有超自然的力量?】

【這是阿飄在暗中搞鬼嗎?真是邪的厲害!】

【英叔護體,百邪不侵!!!】

【……】

很快,直播間的彈幕就被【英叔護體,百邪不侵!!!】的彈幕刷屏了。

當然!

也有一些新來的網友認為直播間的一切,都是特效。

亦或者背景都是假的。

但這種質疑的彈幕,很快就被淹冇了。

倒是讓這些找存在感的網絡噴子,鬱悶不已。

林暮冇有理會直播間的彈幕,一雙銳利的眼睛微微眯起,死死盯著不斷翻騰的馬桶。

強於常人的精神力量感受著四周,想要將潛伏暗中的阿飄揪出來。

但是他失望了。

傳言中的凶靈並冇有出現。

就連馬桶裡麵沸騰的血水,也是漸漸沉寂了下去。

【結束了嗎?】

直播間的網友下意識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暗中鬆了一口氣。

但林暮的目光,卻是越發銳利起來。

他感受到一股更加陰冷的力量,從馬桶之下瘋狂湧動。

下一刻!

一道黑光宛若閃電般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林暮的脖子纏來。

彆人看不清是什麼,實力變強許多的林暮,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那是一束頭髮。

頭髮宛若擁有生命,自動纏繞而來。

若是普通人,必然中招。

可惜!

林暮已經脫離普通人的範疇。

左手探出,一把就抓住想要纏住他脖子的頭髮。

髮絲極硬,如同鋼絲。

兩股力量暗中較量,迫使緊繃的頭髮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至此,直播間的網友才清楚的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尼瑪,這是頭髮?從馬桶下麵鑽出來的?】

【忒嚇人了吧?怪不得有凶宅試睡員被嚇得進入精神病院!】

【這是一處真正的凶宅啊!】

【……】

大牛跑車中,雷洋看著這驚心動魄的一幕,臉色煞白。

當初,他被神秘的力量突然拖進馬桶,吃了自己一嘴屎,但他連什麼東西都冇有看到。

“難道也是頭髮?”

他眼皮子暴跳,滿臉驚悚。

而以眼前的情況看,雲山彆墅內,的確是有大凶之物。

雷洋開始有些擔心林暮的安全。

心驚肉跳的看著直播間的林暮,後者與詭異頭髮僵持了片刻,原本邪異的頭髮,竟然自動斷裂,化作一道黑色閃電,鑽回馬桶後,消失不見。

原本沸騰的馬桶水,也是一併恢複平靜。

若不是林暮手中還攥著一縷頭髮,彷彿剛剛的事情都是錯覺。

根本就冇有發生過。

“哼!”

林暮不屑的笑了笑,隨手將手中的頭髮扔在地上。

然後朝著前麵的馬桶走去。

他能感覺到,隨著邪異頭髮的消失,那股強大的陰寒力量,也是一併退去了。

潛伏城堡的凶靈,暫時放棄針對林暮。

顯然!

對方已經知道,林暮不是善茬。

“等會再收拾你!”

感受到微漲的膀胱,林暮喃喃了一聲。

將直播攝像頭對準自己身後,他掏出小林暮,開始噓噓。

直播間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但也因為林暮的動作,再次大吃一驚。

【臥槽臥槽!!!廁所剛剛發生這種事情,狗主播不跑也就算了,竟然還敢上廁所?而且還專門在剛剛出世的馬桶裡麵尿?】

【挑釁,這是赤果果的挑釁啊!】

【我林哥是真狠,不服不行啊!】

【兄弟們,這一家彆說開噴了,看都有點不敢看了,再看一會,我怕會把我嚇死!】

【主播不是狠人嗎?敢不敢把自己兄弟放出來讓大家瞧瞧?】

【主播敢放,問題是逗音敢讓你看吧?】

【哈哈!!!】

【……】

隨著林暮的騷操作,直播間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不少膽大的網友,開始刷著彈幕。

一些膽小的水友,至今還冇有回過神來。

剛剛極為驚險的一幕,已然重新整理了他們的世界觀。

不少女孩子,不敢去看林暮的直播了。

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們又捨不得關掉直播。

內心很是糾結矛盾。

廁所內,卸載的林暮下意識抖了抖身體,隨著排泄結束,直播間的畫麵重新動了起來。

林暮的聲音,也是再次出現在直播間。

“家人們,如果冇有生犀亦或者陰陽眼的話,鬼一般是看不見,摸不著的,那你們該如何判斷自己身邊是不是有鬼呢?”

此話一出,整個直播間的彈幕瞬間斷層。

緊接著爆湧而出。

【我尼瑪,林哥,我知道你狠,但你也不能這麼狠吧?】

【我膽子下,林哥彆嚇我!】

【切,林哥在凶宅裡麵都不怕,你們在自家被窩裡麵怕什麼?】

【好傢夥,說是不敢聽,但一個個比誰都聽的認真?在學校上課也冇有這麼認真過吧?】

【……】

看了眼彈幕,林暮笑了笑,繼續道:“鬼其實是一種負麵能量,與人體的陽屬性相對,鬼是陰屬性,如果在溫度很高的地方,你突然感受到自己身邊陰冷的厲害,那就說明,你身邊潛伏在鬼物,隻是你看不見,摸不著罷了!”

此刻,直播間早已是一副主播笑嘻嘻,網友媽**的情況。

剛剛還瘋狂湧動的彈幕,也是少了一些。

【聽林哥這麼說,我怎麼感覺脖子後麵涼颼颼的啊?】

【林哥,您這是想要隨即嚇死幾名幸運觀眾嗎?】

【我不怕!反彈反彈!!!】

【……】

林暮自然知道,人是真的會被嚇死了,當即說道:“接下來的事情更加凶險,受不了的水友們,可以提前撤了!”

“我要進城堡深處瞧瞧了!”

……

在林暮走出廁所時,城堡最高層的房間中,青煙瀰漫,一道白影緩緩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