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雲前世,乃是一個地質學的研究生。

因此他很肯定,遍地紅石是純度極高的赤鐵礦。

而空氣中臭雞蛋的味道,是赤鐵礦伴生的硫磺石。

這個世界的冶鐵技術,並不發達!

邊境各族戰亂不斷,鐵器彌足珍貴。

林雲知道高爐梁鋼的辦法,又得到了一塊遍地鐵礦的封地!

對他來說,這就是遍地黃金!

在林雲之後,冇有第二個人自願上前選擇領地,族老隻好選擇抽簽來決定順序。

很快,封地已經選完。

有人歡喜有人愁。

冇等眾人閒聊,馬上開始了選妻。

果不其然,債務最輕的商賈之女,第一個被選走。

選走她的林家子弟封地年稅收,有四百兩白銀,隻需三年,還清債務之後,這名林家子弟,也就能過上小地主的生活了。

陸陸續續的少女們,被林家子弟選走。

留下的,要麼是容貌身材不佳,要麼便是揹負債務,叫人望而卻步。

就在此時,一聲怒喝傳來。

“滾開,彆碰我!!!”

一個少女,被踹到在地。。

少女臉上的麵紗掉落,露出一張絕美的臉龐。

她眉發皆白,裸露在外的肌膚,冇有半點血色,,就連一雙眸子的顏色,都淡的好似一瓢水便能沖掉似的。

周圍的眾人,驚呼不已。

“白髮鬼!”

“這女的,居然真的在今年的選妻隊伍之中!”

“聽說,她害死了一家三十多口人,真是晦氣!”

白髮少女,連忙抱住身前林家子弟的大腿,哭喊著說道:“求求你,選我為妻吧!求你了,我會做家務,我會刺繡,我不想死……嗚嗚,求你了,我不想死!”

被抱住大腿的林家子弟,又是一腳甩開,滿臉厭惡道:“我說了,彆碰我,滾開!誰會願意娶一個白髮鬼為妻,我嫌命長?”

在大端神朝,白髮鬼,是為不詳。

不知是宿命還是詛咒,但凡與白髮鬼成家者,不出三五年,大多家破人亡。

很快,家仆上前,將白髮少女製住,按在一旁。

而那林家子弟,在剩下的幾個女人中,選了一個債務五千兩,長相有些差強人意的離開。

等到最後,終於輪到林雲選擇。

但剩下的選擇,隻有三個。

一個白髮少女,長相身材皆是極品,債務三千兩。

一個蠻族少女,身材高挑幾乎與林雲平齊,長得也頗為出眾,一身褐色的皮膚,充滿著異域風情,整個人流露出野性的美感。

但債務,卻高達三萬兩白銀!

林雲走到蠻族少女麵前時,她抬頭惡狠狠的瞪著林雲,眼神中滿是殺意。

“我寧願死,也絕不屈服,你敢選我,我一定會殺了你!!”蠻族少女,威脅道。

“大膽!”

林家族老怒斥一聲,當下一鞭子朝她抽打過去。

蠻族少女不躲不閃,任由鞭子落在身上,眼中怨恨怒火熊熊燃燒

林雲搖了搖頭,看向最後一個少女。

這名少女看上去十分虛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生人莫近的高冷,清冷高貴的臉上,麵無表情,好似對自己的命運,早已看淡,從始至終,都保持著沉默。

她的負債僅次於蠻族少女,白銀兩萬兩。

除此之外,她還身懷隱疾。

至於具體是什麼隱疾,卻冇有人知曉。

林雲的目光,在三個少女的身上,來回掃視了幾輪。

旁邊已經有人,替林雲出謀劃策。

“選哪個兩萬的吧,至少保得住自己的性命!”

“選白髮鬼三五年後,不得好死。選蠻族,怕是洞房當晚,就要你的命!”

就連負責整個成年禮的族老,也走到林雲麵前。

“林雲,這三人之中,葉婉清算是最好的選擇,你若選他,我可酌情替你,降低債務。”族老倒不是真的關心林雲,隻是擔心林雲,因為債務壓力太大,索性直接擺爛。

林雲搖頭,走向淚眼婆娑的白髮少女麵前,說道:“我選她!”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再度露出震驚神情。

“先是選了塊破地,現在,居然選白髮鬼為妻!?”

“他不怕死嗎!?”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誰入地獄,捨己爲人……林雲這境界,高啊!”

“舍個屁!那白髮鬼,今年已經十九,三次選妻,都無人挑選,再冇有人選她為妻,就要處斬了!”

就連白髮少女,都一臉震驚。

她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卻在絕望之中,被林雲選中。

“你……你真的要選我嗎?”

林雲點頭,說道:“你姓甚名誰?”

“我我,我叫無月,冇有姓。”

“那你可願意,冠我之姓,嫁我為妻?”林雲再問。

她“噗通”一聲,就跪在了林雲麵前。

“願意,我願意!!!”

白髮少女點頭之際,淚水從眼瞼落下,劃過了雪白的臉龐。

“謝謝您,以後……以後,我我一定會做好一個妻子的本分,伺候您,報答您!我為您做牛做馬……”

林雲連忙將她攙扶了起來,柔聲道:“你是嫁與我為妻,不是給我做牛做馬。以後,不要這樣。”

林無月拘謹的,站在了林雲的身邊,對他的關切,顯得有些抗拒,顯然……她並不習慣這種溫柔的對待。

林雲暗自歎氣。

不就是一個白化病嗎?

居然被世人當成了什麼白髮鬼!

讓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揹負著剋死全家的罪名,自卑到了這種程度。

至此,選妻環節,已經結束。

族老一揮手,便有兩個壯漢,走進大廳,準備將蠻族少女與葉婉清帶走。

“哎,那兩個冇人選,估計……直接要帶去處斬吧。”

“還用想?那蠻族的,留著也是個威脅,早點殺了好。”

“挺可惜的,兩個都長得這麼漂亮。”

“長得漂亮你怎麼不選?”

“我可不想揹負那麼多債務,而且,我又不是林雲,我怕死!”

聽到議論,林雲渾身一顫。

“他們兩個,會被處死?”林雲望向族老。

“本就是處斬之罪,若是有幸嫁於王族子弟,自然能功過抵消,可她們兩,冇這個福分!”族老平淡說道。

林雲眉頭緊皺,心中掙紮萬分。

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穿越者,他終究……還是無法做到,麵對活生生的人命,依舊保持著冷血無情。

“等一下!!!”

林雲高聲喊道:“她們兩個!”

“我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