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妍,洪州第二醫院心腦血管科主任,畢業於米國國際醫學院,博士學位,並且長得特彆漂亮,整個洪州都很難找出來和沈妍媲美的女人。

但就是這麼漂亮的女人,卻天生一副冰冷的性格,拒人於千裡之外,雖然追求沈妍的人可以繞著洪州排兩圈,但時至今日,瀋陽依舊是單身。

按照陸陽的理解,沈妍不喜歡男人。

至於沈妍為什麼要留在洪州第二醫院,陸陽就不得而知了,畢竟以沈妍的學曆和水平,各大知名醫院都是搶著要呢,曾經有個醫院給沈妍開除了一年五百萬的年薪,但被沈妍直接拒絕了。

當劉和平跑到沈妍辦公室的時候,沈妍正在低著頭寫病曆。

此時的沈妍長髮柔順的垂下來,醫生秀腿袖長又筆直,在白大褂的包裹下若隱若現的露出裡麵的黑色**。

陸陽一直將沈妍當成自己的偶像,所以從來冇有任何歪心思。

“沈主任,您找我?”

陸陽一臉恭敬的看向沈妍問道。

沈妍冇有說話,繼續低著頭寫病曆,直到五分鐘之後,沈妍將病曆全部寫完,才抬起,那張冰冷到極致的臉瞬間看向劉和平。

“這次比賽的論文有那麼難嗎?即使你不會,你不寫也行,但為什麼要抄襲?”

沈妍冰冷的看向陸陽質問道。

“抄襲?”

“沈主任,我冇有抄襲啊,那篇論文是我自己寫的!”

陸陽立刻解釋道。

“你自己寫的?你自己寫的論文,為什麼和趙達的一模一樣?”

沈妍再次冷聲問道。

“什麼?”

聽到這裡,陸陽瞬間想到,早上他將論文寫好之後儲存在電腦裡麵,王琴曾用過他的電腦,再聯絡到今天看見王琴和趙達不堪入目的畫麵,陸陽立刻確定,自己的論文一定是被王琴複製了,然後送給了趙達。

“這個**!”

陸陽在心裡冷聲罵道。

“怎麼?說不出話來了吧!”

“陸陽,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腳踏實地,乾乾淨淨的男人,冇想到你......”

“沈主任,我可以用我的人格發誓,這篇論文絕對是我自己寫的,到底是誰抄襲誰,我不想多說,因為說多了也無濟於事!”

還冇等沈妍說完,陸陽直接打斷了沈妍的話。

不過他知道自己在醫院是鬥不過趙達的,所以也冇有多說什麼。

“你不用解釋了,這件事情醫院已經知道了,從現在開始,你手裡的工作都停了,去急診室幫忙去吧!”

沈妍冷冷的說道。

“可是我......”

“出去!”

聽到沈妍無比冰冷的語氣,陸陽無奈的歎了口氣,從沈妍的辦公室裡麵走了出去。

“趙達,王琴,你們這一對狗男女,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想到自己被趙達和王琴聯手陷害,陸陽氣得握緊雙拳。

“醫生,快救人,快救人!”

剛走到門口,一個染著黃頭髮的青年看著陸陽穿著白大褂,立刻拉著他的手說。

“你先不要著急,我給傷者檢查一下身體!”

陸陽立刻走上前去,在渾身是血的青年身上檢查了一邊,瞬間一臉吃驚。

“傷者是出了車禍吧,三根肋骨折斷,其中有一根已經查到了肺葉上,必須馬上手術,不然有生命危險!”

“你不過是個打雜的,你懂看病?都不檢查就隨便亂說!”

陸陽話音剛落,身後立刻走過來一箇中年醫生,他是洪州第二醫院的外科主任胡向前,也是最喜歡刁難陸陽的。

“我不管你們誰是主治醫生,立刻給葉少治療,要是葉少有個三長兩短,你們一個也彆想好過!”

這個青年看向幾人冷聲吼道。

“葉少?那個葉少?”

聽到青年的話,胡向前立刻驚奇的問道。

“還能有哪個葉少,自然是華信地產的繼承人葉子辰葉少!”

聽到青年的話,胡向前一個激靈。

“快快,將葉少送進手術室立刻手術,還有聯絡院長!”

華信地產可是洪州第一大地產公司,市值上百億,胡向前哪敢怠慢。

“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搭把手把葉少送進去!”

胡向前對著陸陽冷聲吼道,自己則拿起手機給院長打了個電話。

人命關天,陸陽也冇說什麼,直接將葉子辰推進了手術室。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葉子辰的各項檢查結果就出來了。

肋骨斷了三根,其中一個**了肺片,情況非常危急。

徐向前拿到檢查結果看了之後,瞬間大驚。

這檢查結果和剛剛陸陽說的竟然分毫不差。

“難道這小子有透視眼不成?”

徐向前在心裡暗暗想道。

“葉少到底什麼情況?”

剛剛的青年對著徐向前大聲問道。

“葉少的情況非常著急,有一根肋骨**了肺片,必須馬上手術!”

徐向前連忙說道。

“那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救人!”

青年再次吼道。

“我......我們這裡的條件有限,恐怕手術成功的機率比較小,我建議現在立刻......轉院!”

徐向前一臉尷尬的說道。

“什麼?轉院?”

“這裡就是洪州最好的醫院,你讓我轉到哪裡去?”

“可以去金都市看看!”

徐向前解釋道。

“你他麼的是個傻子吧,這裡距離金都市兩百多公裡,趕過去人都死了!”

青年一把揪住徐向前的衣領,作勢就要打。

“您彆著急,我已經通知院長了,院長馬上就過來,林老也過來,他們過來一定會有辦法的!”

徐向前連忙平息青年的怒火。

“我他麼能不著急嗎?如果葉少有個三長兩短,我們這些狐朋狗友一個也跑不了!”

“要不是我提議去賽車,葉少也不可能摔成這樣!”

青年在心裡憤憤的想道。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躺在病床上的葉子辰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從他的嘴裡,咳出許多鮮血,將床單都染紅了一大片。

而插在葉子辰身上的儀器報警器瞬間就響了起來。

所有人看到這裡,都是臉色大變,就算不是醫生,也知道報警器響了,說明情況非常危急。

“你他麼的還愣著乾什麼,快去救人!”

青年對著徐向前再次大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