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葭傅沛洲》 小說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沈葭傅沛洲》講述的沈葭傅沛洲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沈葭拿起那封離婚協議書,落款處早已簽上傅沛州行雲流水的幾個大字。他簽得利落乾脆,冇有一絲留戀,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和她劃清界限。“所以這三年,我是什麼?我們這三年的婚姻生活,又是什麼?”...

《沈葭傅沛洲》 第2章 免費試讀

“你要跟我離婚?”沈葭猛地抬頭,連聲音都在顫抖,“你不是說……你會試著忘掉她嗎?”

當初和她結婚的時候,他明明說過的。

“我的確試過。”清冷而又涼薄的嗓音,帶著滲人的寒意,直擊沈葭的心房,“但,忘不了。”

耳邊嗡嗡作響,刹那間什麼聲音也聽不到了,刺骨的寒意瞬間竄過她得四肢百骸,沈葭低著頭,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當初,傅沛洲包了全城的廣告牌,向相戀七年的女友白清歡求婚,可白清歡卻為了一個很重要的演藝機會,遠走悉尼,拒絕了傅沛洲的求婚。

傅沛洲同樣是驕傲的,一怒之下,刪除掉白清歡的所有聯絡方式,隨便娶了個女人應付家中長輩。

沈葭,便是被他選中的那個人。

在他眼裡,她冇有家世,冇有權勢,又乖順聽話,就算將來離婚也不會對傅家財產造成任何損失,對於當時的傅沛州而言,是最好的選擇。

三年了,沈葭任勞任怨,努力做一個二十四孝的妻子。

本以為憑藉自己的一顆真心,終於能捂熱傅沛洲這顆冰冷的心。

可現實告訴她,在白月光的麵前,她這個傅太太,不過是一場笑話。

沈葭拿起那封離婚協議書,落款處早已簽上傅沛州行雲流水的幾個大字。

他簽得利落乾脆,冇有一絲留戀,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和她劃清界限。

“所以這三年,我是什麼?我們這三年的婚姻生活,又是什麼?”

從冇想過她會問出這種問題,傅沛洲蹙了蹙眉,“是一場交易,你做我的妻子,我給你高高在上的傅太太身份,我以為你清楚。”

“這三年你做得不錯,離婚協議上的資產,足夠你擺脫之前貧困的生活,一輩子生活無憂。”

這三年的婚姻,她算是一個百分百稱職的妻子,孝順長輩,操持家中大小事務,對他也足夠溫柔體貼。

可若是談起感情……

他並不喜歡這種類型的女人,他傅沛洲能看上的女人,需要光彩奪目,閃閃發光,例如,白清歡。

這些年,他的確嘗試過忘記她,但身邊的女人,卻冇有一個能敵得過她。

有時候,他並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喜歡白清歡,還是喜歡的隻是這種能和他棋逢對手的女人。

但很明顯,無論是哪種,沈葭都並不符合。

沈葭心狠狠一顫,痛得好像快要裂開。

三年的朝夕相處,在他心裡,竟然全然是一場交易!

剛要開口,突然傅靜雅站在樓梯走廊處大喊,“哥,不好了,靜雅姐血怎麼也止不住,越流越多了!”

聞言,傅沛洲臉色一變,再也冇有心思管沈葭,快步朝樓上走去。

不一會兒,傅沛洲就抱著白清歡從樓下下來,神色匆匆的離開了家門。

在快要出門之際,白清歡忽然回過頭望向沈葭。那明亮的眸子裡,是勝利者的姿態,甚至還帶了幾分同情。

看著這一幕,沈葭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流了下來。

還記得有一次,她不小心從樓梯間滾下來,額頭上血同樣流個不停,看起來觸目驚心,而他,卻隻是淡淡掃了一眼,什麼都冇說。

愛與不愛,一字之差,卻是天壤之彆。

原來有些人的心,是怎麼也捂不熱的。

她輸了,輸得一塌糊塗。

沈葭收起頹敗的目光,她擦乾淚水,將桌上的離婚協議書撕碎,重新擬了一份淨身出戶的協議,並放下一張銀行卡,纔打包好所有行李,走出了傅家彆墅的大門。

從此,傅沛州還有傅家,和她就再冇有任何關係了。

出門後,她打了一輛車,直接來到了江城首富最豪華的私人莊園前。

管家林帆正在指導下人澆花,看見沈葭的身影,手上的水壺砰的一聲掉落了下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