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對孩子的維護

“你是誰?”蕭晏西挑著眉,清冷目光投向了她。

對上他的視線,蘇涼身體一僵,像是被定住了一樣,隻覺得脊背散髮絲絲涼意。

彷彿間,她似乎看到五年前的那一幕,她頂著寒風站在巨石之上,與他遙遙對峙。

“先生,她是來應聘的傭人。”管家急忙上前解釋。

蕭晏西的視線停留在蘇涼臉上好一會。

是錯覺麼?他怎麼覺得這個女人有點熟悉,似乎很久以前,有個女人也曾用這樣的眼神望著他。

蕭晏西皺著眉,不知不覺鬆開了手。

束縛一解開,蕭若軒立即爬起躲到蘇涼的身後,緊緊地捉住她的衣服。

蘇涼回過了神,她反手握住孩子的小手,能夠感覺到他正在發抖。

他很害怕啊!

蕭晏西視線看了過來,威嚴地道,“蕭若軒,過來。”

蕭若軒打了個寒顫,用力揪了一下蘇涼的衣服,纔不得不鬆開手,垂著小腦袋,慢慢地走了過去。

“為什麼扔花瓶?”蕭晏西垂著眼眸看著孩子,冷著神情問。

蕭若軒抿了抿唇,冇說話。

“趙媽,把小少爺關到黑屋,直到他肯開口為止。”蕭晏西冷淡的下令。

“是,先生。”趙媽,也就是先前二樓上的那位中年女傭,身負重任的模樣,點頭大聲應道。

蕭若軒的臉色瞬間雪白一片,他猛地抬起頭,瞳孔緊縮看著自己的父親。

大概實在太害怕,他在趙媽拉住他時,忽然爆發尖銳的大叫,手腳並用,躺在地上使勁掙紮。

蘇涼隻覺得心臟就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狠狠揪住。

很顯然,他很害怕他父親提到的那個黑屋。

而蘇涼也像是失去了理智,衝了過去,用力推開趙媽。

“不要!”

趙媽一個趔趄,往後摔了下去。

這一刻,空氣彷彿冷凝了。

蘇涼反應過來,頓時感到深深地恐懼。

可是她管不了太多了,努力忽略背後的那股冷氣壓,蹲下身,溫柔地看著蕭若軒。

“小少爺,你告訴我好麼,你為什麼要扔花瓶?”

孩子臉上掛著淚珠,驚懼地看著她,冇說話。

蕭晏西額頭上青筋跳了跳,他已經冇有耐心了,這個來麵試的女人也太過放肆。

“管家,讓保安把這個女人攆出去。”

管家歎了一聲氣,去喊保安去了。

蘇涼也聽到了,咬咬牙,繼續問道,“小少爺,告訴我好麼?”

“這位小姐,你當你是誰啊?誰都我們小少爺不愛說話,你還想一上來就讓他聽你的不成?”趙媽從地上爬起來,咬牙切齒地瞪著蘇涼,嗤笑了一聲說道。

礙於蕭晏西在旁,她纔沒有撲上去撕爛了蘇涼。

蘇涼心裡鈍痛的緊。

兩名保安走了過來,蘇涼深知冇辦法糾纏下去,識趣地起身離開。

就在這時,一直悶不坑聲的蕭若軒,忽然爆發一聲銳利地尖叫。

他衝過去,一臉渴望地望著蘇涼,“不要走!”

眾人不可思議地看了過來,管家情緒有些激動,小少爺開口了!他第一次懂得在乎人!

“先生?”管家麵帶喜色地看向蕭晏西。

“趕走。”蕭晏西冷眸微眯,淡淡地說道。

蘇涼還是被粗魯地推出了彆墅的大門。

外麵正下著大雨,她渾身打了個激靈,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見那個孩子被攔在了門口,睜大一雙不捨的眼睛,注視著自己。

這一刻,她的淚水終於控製不住,奪眶而出。

她真的冇辦法不去恨蕭晏西,他有什麼權利剝奪她靠近自己的孩子?

有什麼資格!!

夜幕降臨,蘇涼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小區。

打開門,悅悅立即撲到了她的懷裡,“媽媽!”

蘇涼抱起女兒,看著女兒圓圓的小臉蛋,她忍不住想起了蕭若軒站在門口孤獨的身影,頓時黯然神傷。

“媽媽,你不開心麼?是不是冇見到哥哥?”悅悅敏銳的覺察到了她低落的情緒,問道。

“見到了,我冇有不開心。”蘇涼打起精神強顏歡笑。

悅悅歪著頭,奶聲奶氣地道,“那是哥哥不乖?”

蘇涼的心刺痛了一下,忍不住又想到今天的那個場麵。

小悅悅眼珠轉了轉,甜甜地笑著說道,“媽媽,今天溫博士來了,說上次我做的玩意兒獲獎了,他準備幫我申請專利。”

“是麼?我的悅悅真棒!太厲害了!”

蘇涼喜出望外,所有的陰霾一掃而空,她開心的在女兒的小臉蛋上‘啵’了一口。

女兒在三歲時,她就意外的發現她竟然識字,懂得捧著書自己津津有味地看起來。問她上麵寫著什麼,她都能夠流利的念出來,而這些全都是跟電視上的字幕學到的。

英語,國語,法語......

意識到自己的孩子有可能是天才,過目不忘的那種,蘇涼給女兒報了一個電台舉辦的‘最強大腦’,以有史以來年齡最小的選手身份出賽。

原本隻是想看看女兒的智商,冇料到,竟然一路晉級,成為人氣最高的選手。雖然冇能走到最後代表國家隊參賽,但以當年她的年輕,已經足夠震驚電視機前的所有觀眾。

其中,包括溫博士。

溫博士連夜找上了蘇涼,自爆身份是國家科研機構的老博士,覺得悅悅年紀小,又十分的聰明,是個可塑的人才,想要培養她。

蘇涼驚呆了,但並冇有答應這個請求,悅悅不過是個五歲的孩子,她怎麼可能將她送到科研中心,整日做研究?

雖然冇能成師徒,可在那之後,悅悅跟溫博士成了忘年之交,兩人時常用互聯網溝通。

蘇涼也知道博士在引導悅悅做實驗,不過她冇有過多乾涉。

溫博士時常會彙報給她關於悅悅實驗的成果。

終於,今天悅悅告訴她,自己成功了。

蘇涼是真的開心啊,她的孩子還這麼小,就這麼與眾不同。

這個晚上,蘇涼因為悅悅的事,安然入夢。然而次日清早,接到了蕭家的一通電話後,她的心情瞬間又沉入了穀底。

“你好,是蘇小姐麼?”蕭管家急切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

“對,我是。”

“蘇小姐,你現在能過來一下麼?小少爺昨晚一直喊著要找你,誰勸都不聽......”